新闻中心
所在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初夏,剪剪风

    初夏,剪剪风

    时间:2017-04-03 15:22
     
    初夏,剪剪风 
      时令驰过立夏,交织在暮春与初夏间的浓碧,葱茏,质感的翠统驭着这季节的主色系。
             初夏的美好,在头顶的菩提树新绿的树冠上,在桃子日渐香甜的红尖儿上,在眼前的樱桃被小鸟儿啄来啄去的晶莹剔透上,在雨后小黄菊低头的娇羞里,在栀子悄悄饱满的花苞里,在榴花热情似火的激情里,在阳光下慵懒猫咪的美梦里,在傍晚荷塘的蛙声里,在街边蔷薇的痴艳里,在脚边小紫花的迷情时,更在我素色裙摆轻盈的飘逸里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紫藤的香气用“扑鼻”更贴切,远远的袭来,躲都躲不及,那种香是浓郁的,和桂花有得一拼,走在紫藤架下,我常常被熏晕,赶紧和它保持一点距离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含笑的香则是清雅的,若有似无。它们像顽皮的小小精灵,躲藏在叶子底下,在傍晚时盛开,你看不到它们,却因闻到它的香味而去寻找。小小的花苞,淡淡的黄,极不显眼。看不到,却能感觉空气里的不同寻常,我常常说“含笑又开了。”身旁的他总会问一句“在哪里?我咋没闻到?”
     
            槐花同样是清香,多了份口齿清香,总让人想到吃。中国从南到北,几乎人人都有过吃槐花的经历,小时候吃过的味道被五月的槐花一勾引,久久在舌尖回味。也因此,它未被定义为花而专门欣赏,花香只是它的副产品,有点乡土气息。还有,一直念念不忘凉拌茉莉的小清新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楝树的香味儿微微有些苦,一串串的紫,花串很美,开得默默无闻。不像女贞,一到五月,白绿色的一串串,香味儿飘满街头乱窜,花骨朵连叶子的位置都要挤占去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蔷薇一开,便浑身上下透着洋气,连空气都浪漫起来。看它的样子与看槐花的流口水的表情绝对不同,眉里眼间都是暖昧,像欣赏一幅油画。站在花前,总要穿上长裙或洋装才与之匹配,想想都觉得浪漫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初夏的田间,油菜籽饱满,被太阳一晒,散发出油腻的香气。油菜籽的香是一种烟火气息,闻到它,你会想起收获后的喜悦,想起妈妈炒菜时的饭香,还夹杂着些青草味儿。还有麦香,往往令人忽略,甚至连麦子会开花也没几人知道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香菜的气息和萝卜花不像菜本身那么重口味儿,倒有些小清新,淡紫淡紫地摇呀摇,看到闻到就想上去咬一口。  
            嗯,今晨走在园子里,月季正奢靡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周三,小满。喜欢这节气的名字。小满,有内涵,不满。
           有宛若小清新,小清欢,静看云展云舒知足,怡然,清远。
     
    上一篇:慢下来的时光 下一篇:这亦是一处沉静所在。片羽般纤柔而生机的叶韵,已是一种摇曳生姿